<menu id="mwc8a"><strong id="mwc8a"></strong></menu>
  • 網站地圖

    財務人員外包 招聘外包、人員外包、前臺外包、行政人事外包、海外勞務派遣
    4008-076-166

    聯系我們

    X
     >  洞見 >  政策法規  > 正文

    殘疾學生的“保命錢”竟成學?!疤峥顧C”,監管制度有待提高

    2017/1/12

    近年來,我國特殊教育事業取得較大發展,基本實現了 30 萬人口以上的縣獨立設置一所特殊教育學校的目標,殘疾學生在國家助學體系中得到優先保障。中央財政自 1989 年設立特殊教育??钜詠?,專項經費投入一直在增加,據統計,2000-2013 年,中央財政共安排特殊教育專項資金 2.95 億元,到了 2015 年,中央財政下撥的專項資金已經高達 10.8 億元支持特殊教育發展。到目前為止,所有身患殘疾的孩子,只要符合上學條件,都會有學可上。

    可是就在 2016 年的 12 月 31 日,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接到了一個投訴,一個身患殘疾的孩子在上學時卻遇到了很大的麻煩。2017 年元旦剛過,我們的記者找到了這個孩子,她和她的家人到底有著怎樣的遭遇?

    孩子上學竟要上繳低保存折密碼 否則沒有學上

    陳小齊(化名,下同)精神發育遲滯,是湖北省洪湖市特殊教育學校的一名學生。他們家住在距離洪湖市區近 50 公里遠的濱湖茶壇漁場,進出都靠乘坐小木船。記者乘坐小木船在洪湖水面上行駛了 1 個多小時,才來到了小齊的家。

    小齊的家很貧困,20 多平方米的船上,住著祖孫三代 6 口人。

    這艘木船的一頭,被分成上下兩層,爺爺奶奶帶著小齊住在上面,小齊的父母帶著弟弟住在船艙的下面,家里幾乎沒有一件值錢的東西,鍋里剩了兩天的面條,是小齊一家在元旦晚上吃的最好的一頓飯。船艙里用木板搭起的床上擺著一臺電視機,小齊能坐在床上看電視,是最快樂的事。

    小齊一家是當地有名的低保戶,剛剛過了 30 歲的爸爸一只眼睛失明,媽媽和弟弟的智力也有問題。2015 年,小齊的父母拿到了低保,每人每月只有 100 元錢。2016 年,已經過了 7 歲的小齊到了上學的年齡,這在父親陳傳國的心里是個大事。

    湖北省洪湖市濱湖茶壇漁場漁民 陳傳國:總之要叫她上學,讓她自己能把名字寫好,再說上個廁所,男女廁所能分開,就是這一個要求。

    為了能讓小齊到學校讀書,同樣身患殘疾的陳傳國從家里到市區不知跑了多少趟,因為一只眼睛失明,另一只眼睛的視力也不好,所以每次去洪湖市,都是小齊年近 6 旬的爺爺開船,每一個來回都要 5、6 個小時。2016 年年初,小齊的父親終于打聽到洪湖市特殊教育學校。

    陳傳國:照著要求,我就到湖北省同濟醫院去做檢查去了,做完檢查,還需要村里寫個證明就行了,村里也寫證明了。

    根據 2014 年國務院辦公廳關于轉發教育部等部門特殊教育提升計劃 ( 2014—2016 年 ) 的通知,擴大殘疾兒童少年義務教育規模,為確實不能到校就讀的重度殘疾兒童少年提供送教上門或遠程教育等服務,并將其納入學籍管理。這份通知落在小齊的身上,就是說,小齊即可以選擇送教上門,也可以選擇在校讀書,小齊的爸爸選擇了后者。

    由于小齊的家距離洪湖市很遠,每天上學不方便,所以小齊開始住校。辦好所有的入學手續之后,小齊終于可以背起書包去上學了。

    陳傳國:我說你好好的在那讀書上學,每個月 28 日爸爸負責來接你,她說好。我說拉勾,拉勾不許騙。

    2016 年 5 月 17 日,小齊的頭在學校被撞破,只能停止學習回到家里休息。據陳傳國介紹,洪湖市特殊教育學校的放假日期是在 7 月份,所以,小齊就一直再也沒有去上學。9 月份開學,陳傳國再次把小齊送到學校讀書,而這時陳傳國才發現,小齊想再次踏進學校校門已經沒有那么容易了。

    陳傳國:他就說三堵四的了,叫我寫東西。

    陳傳國說,洪湖市特殊教育學校讓他寫的是一份承諾書,這份承諾書有兩個主要的內容,第一,學校要求送教上門,家長要求在校學習;第二、家長要向學校承諾,孩子在校期間發生意外事故,均與學校無關,家長承擔一切責任。起初,他堅持不寫,但是學校向他發出了警告,不寫承諾書,小齊就不能來上學。

    寫完承諾書之后,小齊可以繼續上學了,但是沒過多久,洪湖市特殊教育學校又找到陳傳國,讓他把家里的低保存折交到學校,如果不交,小齊還是不能上學。

    陳傳國:他叫我這個月底把這個存折本子帶上,如果你不帶上來,你寫這個承認書也是沒效的。

    陳傳國一家四口人都身患殘疾,全部享受國家的低保。陳傳國一家的低保補助金只有 230 元,2015 年底調至 400 元。2016 年,湖北遭受特大洪澇災害,同樣生活在船上的父母因暴雨失去了家園,只能搬到陳傳國的船上。

    陳傳國的父母不是低保戶,但同樣也是生活艱苦,400 元的低保金不僅是這一家人的保命錢,更是這一家 6 口人唯一的經濟來源。而洪湖市特殊教育學校卻因孩子讀書,要拿走他的低保存折。說是要交陳小齊每個月的生活開支。

    陳傳國說,孩子住校要生活費,他是理解的。生活費要多少,他可以給學校交錢,但是拿走低保存折,他不愿意。

    湖北省洪湖市濱湖茶壇漁場漁民 陳傳國:我當時給他說了給你現金現錢,他說我不要你的現錢現金,我要你的現錢現金那屬于貪污,存折是存折性質不同。

    萬般無奈之下,陳傳國只能把全家的低保存折交給了學校。而這時,校方又要存折的密碼,說沒密碼取不出錢。

    按照財政部、民政部《關于加強農村最低生活保障資金使用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規定,農村低保資金是用于保障農村低保對象基本生活的專項資金。而調查時記者了解到,在洪湖市特殊教育學校要求學生及其家長上交低保存折,陳傳國的遭遇并不是個例,在這所學校,所有在校生全部要上交低保存折才能入學。

    湖北省洪湖市小濱湖漁場 村民:那學校的學生都拿低保,然后低保本全都讓學校拿,他們的生活補助都是從那個低保本里取的。

    學校肆意克扣低保保命錢 竟然聲稱是國家規定

    2016 年 1 月 6 日,記者與陳傳國一起來到了洪湖市特殊教育學校,剛剛走進學校大門,就遇到了坐著小轎車來到學校的副校長周艷。當記者問到,馬上要過年了,陳傳國是否可以拿回低保存折的時候,副校長周艷顯得很不耐煩,說要是還想上學,就別想要存折。

    學生放假,不用上課,也就沒有生活費,低保存折卻還要留在學校,副校長周艷這樣的解釋令人費解。

    湖北省洪湖市特殊教育學校副校長 周艷:你的小孩來讀書讀了一年,學校免費給他吃的,一分錢都沒交,學校放假了,你要把低保本子(存折)拿走,這個合理嗎?

    副校長周艷始終強調,這里的學生白吃白住,要求學生上交低保存折收取他們的生活費理所應當。

    周艷:全校多少學生,都是這樣。你的小孩在這里面有住宿、有水電、有我的保育員服務。

    早在 2014 年,國務院辦公廳關于轉發教育部等部門特殊教育提升計劃 ( 2014—2016 年 ) 的通知中曾明確提出:義務教育階段特殊教育學校生均預算內公用經費標準要在三年內達到每年 6000 元,有條件的地區可進一步提高。目前標準高于每年 6000 元的地區不得下調。并且,針對義務教育階段殘疾學生的特殊需要,在“兩免一補”基礎上進一步提高補助水平。但是副校長周艷表示,洪湖市特殊教育學校公用經費并沒有達到國家規定的生均每年 6000 元的標準。

    周艷:一個學生一年就四千塊錢的公用經費給了學校,這么多的老師,這個學校要開門,什么東西不要錢?請老師要不要錢?水電要不要錢?我請這個門衛保安要不要錢?

    2016 年 4 月 19 日,洪湖市財政局、教育體育局下發了城鄉義務教育補助經費預算的通知,這份通知上明確標注特校生均公用經費為 6000 元。在洪湖市財政局公布的《農村義務教育公用經費補助資金》發放表上,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看到,洪湖市財政局已經把 355200 元撥付給洪湖市特殊教育學校。按照該校在校生共計 76 人計算,生均公用經費為 4673 元。

    事實上除了公用經費,從國家財政到地方財政,為了解決學生的生活困難,每年都有大量的經費下撥。2016 年 5 月 24 日,洪湖市財政局、教育體育局下達了 2016 年春季農村義務教育階段家庭經濟困難寄宿生生活補助資金的通知,按年生均小學生 1000 元的標準發放,洪湖市特殊教育學校 69 名學生,共計 69000 元;2016 年 11 月 25 日,洪湖市財政局、教育體育局又對洪湖市特殊教育學校下發了“一補”資金 41875 元,每個學生平均 606 元。

    在采訪時,記者發現陳傳國手中,始終拿著一個以女兒小齊的名字辦的儲蓄存折,陳傳國說,這是孩子剛剛上學的時候,洪湖市特殊教育學校讓他開戶的,隨后這個存折被學校拿走。記者注意到,這個存折辦理一個月之后,有一筆 625 元的資金存入,5 天之后被取走。陳傳國也不清楚這個錢是誰取走的。

    洪湖市特殊教育學校負責人告訴記者,這筆錢是學校與地方政府協商后,給學生辦理的補貼款,取錢的就是洪湖市特殊教育學校。

    湖北省洪湖市特殊教育學校校長 劉中華:你就是家里窮,在這里吃,回家自己拿錢出來做不到,做不到怎么辦?國家補 625 塊錢,這個低保錢就是在特教讀書的學生。其他的學生都是把低保(存折)給他收了去。

    調查時記者給洪湖市特殊教育學校算了一筆賬,各級財政下撥給學校共計四筆錢。

    第一筆:2016 年洪湖市財政局、教育體育局下撥該校生均辦公經費 355200 元,用于學?;A建設和辦公費用等;

    第二筆洪湖市財政局、教育體育局給家庭經濟困難寄宿生生活補助資金 1000 元;

    第三筆是“一補”資金 41875 元,平均每個學生 606 元;

    第四筆是地方針對特殊教育學校貧困學生,每人補助 625 元。也就是說,除辦公經費外,其余三筆費用共計 2231 元全部應該是每個學生的生活補貼。

    盡管學校已經拿到了政府的各種補貼,但是洪湖市特殊教育學校還是要求學生上交低保存折,由學校提取并花掉國家給低保戶發放的低???。在記者的再三追問之下,主管財務的副校長周艷承諾從陳小齊來這的那個月開始到現在,每個月退一百塊。

    不交低保存折就不讓孩子上學,既然要收生活費,又沒有標準。想退就退,想收就收。為了弄清事實的真相,記者來到了洪湖市教育體育局基礎教育科。主任劉俊平表示,主管部門從來沒有規定,同意學校收學生家庭的低保存折,對于洪湖市特殊教育學校的所作所為,他也不知情。

    隨后劉俊平撥通了洪湖市特殊教育學校校長劉中華的電話。放下電話之后,劉俊平表示,他已經和校長說好了,陳傳國的低保存折可以拿走了。說拿走低保存折只是學校的內部規定。

    得知自己可以拿回低保存折,陳傳國喜出望外。第二天一大早 8 點鐘,記者與陳傳國一道,再次來到了洪湖市特殊教育學校。一進大門,該校的校長、副校長、老師把我們團團圍住。稱不要動不動就搞到教育局去,教育局有些人不一定懂這兒的實際情況。

    記者當即表達了陳傳國的意愿,孩子的生活費他會交給學校,但是每個月是多少錢,應該有一個標準。但校長中華說孩子一個月的生活費有多少,國家沒有明文規定。副校長周艷承諾的每個月再退回 100 元錢的事,也沒有了下文。隨后,校長劉中華否認了 2016 年洪湖市財政局、教育體育局下撥該校辦公經費 355200 元的事實,說只有一萬六千塊錢。

    既然想要學生交生活費,可是又沒有標準,給錢不行,非要拿低保戶的低保存折,這其中究竟有什么秘密呢?陳傳國發現從 10 月份開始至今,他全家的低保已經被學校全部取走。陳傳國已經顧不上詢問,連忙把低保存折裝進自己的口袋里??墒沁€沒走出學校大門,令人吃驚的一幕再次發生了。

    湖北省洪湖市特殊教育學校校長 劉中華:那你按照我的方式,本子(低保存折)給你拿回去,然后寫個條子,表示你拿走了。不然你到時候還是說在我這里,這都是財務手續,拿的是錢拿的是本子(存折)是錢,所以寫條子本子(存折)拿走,這是個證明。

    拿回自己的低保存折,還要寫收條,幾乎不識多少字、眼睛又不好的陳傳國一時沒了主意。自己的低保存折到底該拿還是不該拿呢?


    △為什么要拿低保戶的低保存折?
    校長劉中華高呼:這是國家的規定!你問國家去!
    湖北省洪湖市特殊教育學校校長 劉中華:這不是我的規定,這是國家的規定,你問國家去。

    記者注意到,此時的陳傳國把雙手緊緊地插在口袋中不肯拿出來,因為口袋里裝著他全家的低保存折。面對這樣的情景,記者與老師們請求,陳傳國眼睛不好,不會寫字,就不寫收條了。然而,洪湖市特殊教育學校的老師們還是不依不饒,寫不出收條就讓陳傳國拿著本子照個相。

    就這樣,身患殘疾的陳傳國在洪湖市特殊教育學校校長、老師們的強迫之下,手拿低保存折站在了學校的門口照了一張像,作為洪湖市特殊教育學校退還低保存折的證據。

    湖北省洪湖市濱湖茶壇漁場漁民 陳傳國:明年正月十六我姑娘可能就上不了學了。

     

    黨的好政策不容“害群之馬”玷污

    看完了記者的調查,相信每一個人的心情,都很難平靜。這幾年,黨和政府在基礎教育上的投入,一直在大幅提高。從中央到地方政府,各種優惠補貼措施,層層下達,讓人民群眾享受到國家的福利,能感受到黨和國家對自己人民的這份實實在在的溫暖。

    但就是有這樣一伙害群之馬,不僅無視一個教育工作者的基本操守,而且,把國家專門照顧殘疾兒童的特殊學校,當作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克扣盤剝,無法無天,踐踏國家的法規,玷污教師的名譽。就是因為有基層的這些別有用心的阻礙,黨和國家的良苦用心,就無法落地,人民群眾就無法享受到這些原本就應該享受到的福利。

    總書記在新年講話中,著重提到,新年之際,他最牽掛的還是困難群眾,部分群眾在就業、子女教育、就醫、住房等方面還面臨一些困難,不斷解決好這些問題是黨和政府義不容辭的責任。全黨全社會要繼續關心和幫助貧困人口和有困難的群眾,讓改革發展成果惠及更多群眾,讓人民生活更加幸福美滿。

    但總書記的托付,各級政府的努力,在洪湖市特殊教育學校的這些所謂校長們的眼里,卻無動于衷,不僅不執行國家的好政策,反而挖空心思,違規管理,蠻橫的手段,讓太多的低保家庭難以面對即將到來的這個苦澀的春節。

    因此,我們希望有關部門能行使監督檢查職責、保護好困難群體的權益,讓好政策真正落地,讓孩子們真正體會到黨和國家的溫暖。

     

    Talent Spot力德 上海人力資源外包公司 轉載自zaker

     

    滬ICP備15047684號-1

    ©2009-2021上海力德(上海力德人才服務有限公司)

    你的人力資源合作伙伴


    網站地圖
    網站地圖
    行政人事外包 財務人員外包 招聘外包 人員外包 人力資源代理 海外勞務派遣
    古董鉴定中心